用户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詩刊》2020年12月號上半月刊|王二冬:把奮鬥者的夢想和平凡人的嚮往寫進包裹
來源:《詩刊》2020年12月號上半月刊 | 王二冬  2021年01月18日06:50

石榴紅了

 

東河西營的石榴紅了,掛滿湛藍的

天空,與在此歇腳的快遞小哥練習算數

最沒出息的那一顆,塞在老母親牙齒間

咧着嘴,露出酸甜的微笑

在秋日盡頭,做着一件光榮的事情

 

村裏人眼中多子多福的老母親

也有自己的苦水——兒孫都有出息

卻無一在身旁,分散於祖國三省

看到那些石榴籽像親密無間的兄弟

簇擁在母親懷裏,往日的情景就頻頻閃現

 

她不後悔年輕時因堅持不改嫁

遭受村裏人的白眼和孃家人的嘲諷

孩子的優秀是她唯一的安慰

只是這思念太過熬人,土裏的那個

已走了幾十年,她不想離他太遠

 

紅色的快遞小哥再次路過石榴樹時

老母親剛好數到“一百”

他摘下石榴的瞬間,想到自己的母親

和母親的乳房,她從一顆石榴裏

看到飽滿的乳汁從一個女人懷孕時流淌

直到生命乾涸,有時是乳汁,更多時候是

汗水、無聲的淚水,甚至是嚥進肚子的血水

 

他把石榴裝進紙箱,快遞給即將濕冷的

南方、早已白雪皚皚的西藏和遠嫁的海洋

免檢的母愛更要包裝結實、小心運送

若顛簸過重,老母親會從夢中驚醒

因此要快些抵達,最好在明天天黑前

 

一個個快件就是一粒粒石榴籽

用血濃於水的親情寫下飽含四季的家書

温暖遠隔千山萬水的思念和孤獨

我們就這樣掛滿異鄉的天空

在秋風中咧嘴笑着,笑得

深如母親的皺紋,笑得失去力氣

當她拖着佝僂的腰身朝我們走來時

最重的那一粒從眼角滑落,跪倒在母親面前

 

憂傷的馬匹

 

六月的憂傷的馬匹,從林間

河畔、暮晚,從春雷滾滾的天邊

來到壩上草原,我們隔着圍欄

隔着如雪的白骨,隔着上蒼的旨意

一再躲避,又一再相認——

 

生怕你抬頭看我,一眼洞穿

我滿臉的虛妄。屬相為馬的人

本該具有馬的品質,風吹過瘦骨時

要有時間砸在銅上的聲響

可我手中的筆已套不牢蹄鐵和鞍子

偶爾的憤怒也在酒精中變為

垂下頭顱的高粱,被現實胡亂勾兑

 

生怕你不抬頭看我,連絕望都找不到

駿馬該有的方式,你麻木了我們的

驚訝、嘆息,你習慣獻出脖子和脊背

讓我們當一次英雄,擺拍的英雄

高清手機中剪刀手亂入的英雄

在彼此的憂傷中相互消解、成全和肯定

 

六月的憂傷的馬匹啊,我能感受到

你的體內是風,是颶風、暴風

是把河流捲入深秋的不可名狀的風

你我彼此拒絕,又小心辨認

各自血液的熱度和流向

在草原,人才是被神眷顧的馬匹

 

一個人的高原

 

青海向西,茫崖如天空之城

綻放在戈壁與風沙中

花子溝站向前,將快遞的觸角

延伸至油田、羊羣和青稞酒杯

治沙的英雄喲,我願一直陪伴你

你逼退沙塵一米,我配送的腳步

就前進十米,我看見蜿蜒的河流

在更遠的上游,一定有人等我去敲門

 

這是我一個人的高原快遞站

一個人攬收、一個人分揀、一個人投遞

一個人喊出幾萬個人的名字

幾千個家庭地址把一個人的快遞站

拓展成方圓幾十公里

一個人打烊,一個人仰望星空

那顆眨得最頻繁的星星,是不是

也流浪於蒼穹,還未回到故鄉

 

那麼多人從中原來到高原,追逐

光和熱的源泉,那麼多人

從海洋來到海子,讓現代化的血液

流淌進祖國的每一寸土地

這不僅是我一個人的高原,這是

一羣人的高原,一代人、代代人的高原

 

我們的青春在最高的工作台上跳躍

始終燃燒着,點亮不息的燈盞

我彷彿看到,快遞網絡正在加速鋪展

像一雙雙手緊緊相牽、並肩前行

一個更加信息化、便捷化、智能化的中國

正在被這一雙雙手高高舉起

 

奔跑者之歌

 

親愛的快遞員,當我寫下你們的名字

我手中的筆變成來自天邊的馬匹

奔跑起來,墨滴變成橫平豎直的快件

在生養我們的大地上洋洋灑灑地書寫着

把奮鬥者的夢想和平凡人的嚮往寫進包裹

讓新時代和每一個明天簽收

 

當陽光藉助風的力量,把快件打開

生活的期待與美好便湧現出來

這是你我之間的承諾——每一個

清晨,都要從你把快件交到我手上開始

哦,親愛的快遞小哥——

我要以青春或追夢的名義與你們一起奔跑

 

你們奔跑在街巷,點燃城市的熱情

以時刻前進的姿勢按下新經濟的加速鍵

平衡着商品流通的速度與傳遞的温度

你們奔跑在鄉村,不斷磨合對立、填補溝壑

讓每一份守望都不再遙遠,每一個漂泊

都有線可牽,每一次遇見都期待下一次遇見

 

你們奔跑在山谷、河畔,奔跑在冰川、草原

你們奔跑在珠穆朗瑪峯下

你們的高度就是中國快遞的高度

你們奔跑在永興島,把快遞的旗幟插在南海

你們奔跑在祖國的邊陲,奔跑在異國他鄉

——你們奔跑在每一個人民需要快遞服務的地方

 

也許,你們一個人就是一座山、一個島

一片湖,或是十幾個只有老人和小孩的村莊

你們用星羅密佈的站點和五湖四海的包裹

把每一個人串聯進時代的網絡

把每一個人裝進寫給未來的書信

我可以從中讀出一個個精彩絕倫的故事

我看到每一個包裹中都有一箇中國

 

是的,這正是我們的流動的中國

這正是我們的奔跑的騰飛的時代——

你們從虎符、驛站和孔子的大夢中走來

也從駱馬湖、容奇港的百年風雨中走來

你們從信件、郵包和綠色的自行車走來

也從歌舞鄉、富春江的多嬌青山中走來

 

我聽得見你們呼嘯的奔跑聲,那聲響

是飛機穿越雲端,把海洋洲際緊緊相連

是果蔬坐上高鐵,枝頭的露水打濕城市的桌角

是貨車行駛在大路朝天、三輪車穿梭在街巷陌阡

打包美食、禮物甚至生活中的點點滴滴

在一次次運輸和中轉後把喜悦和祝福投遞

 

謝謝你們,我最親愛的快遞小哥

你們已成為我們生活中的一部分

尤其是這個春天,我像渴望自由呼吸一樣

渴望你們能再快一點,把生命的補給送到我身邊

我知道,你們也會疲倦、恐懼甚至哭泣

你們也會懷疑這樣的付出到底值不值

 

你們選擇了繼續並加速奔跑

讓人間煙火氣在下單和簽收後一次次升起

你們參與着每個人的生活

柴米油鹽、果蔬魚肉、課本試卷……

就連那個走丟的小女孩,也是你們

把她送回了家,整座城市都信任和感激你們

 

謝謝你們,我最親愛的快遞小哥

從你們的背影中,我看到我們每一個人

都是今天寄往明天的包裹

每一次抵達都是新的出發

分揀中心的流水線不曾停歇

太陽在升起,我的祖國正在萬丈光芒中

被數以億計的快件簇擁着、歡呼着……

 

百島女站長

 

每個快件都是一座島嶼,島嶼是

鳥兒揹着一座山,是停留在大海的快件

洋流是大海的快遞員

她是103個島嶼和259座島礁的

快遞員,守護十萬漁民的人間煙火

 

東海的風吹過大竹山、仙疊巖

吹過洞頭站幾千件包裹,吹過她

快過把槍的手掌和精準超導航的眼睛

吹到正在大海上忙碌的漁民時

他們不時自問或互答一聲——

咱家的快遞早就到了吧

 

竹節蝦最興奮,把無線信號填滿

大小黃魚你追我趕跳上船

按下確認鍵,一份新的期待

隨着收網的歡笑在大海上盪開

浪花肆意綻放,追逐着

像是給海天交匯處送貨的快遞員

 

她是其中最耀眼的一朵

女性的温情和快遞的速度相媲美

她駕駛的貨車像一面鮮紅的旗幟

火一般燃燒着,迴應島民的熱情

她腳下生風,海浪還在拍打着漁船

快件早已在家門口等候收件人的笑臉

 

每打開一件,就是打開一個新的世界

快遞將無數個新世界連接在一起

每個島嶼都是大陸的一部分

每個包裹都有地址可投遞,就像

每個孩子哭紅的眼睛都有春風可吹拂

    作者:王二冬,1990年生,山東無棣人。